南京涉外婚姻律师
法律热线:
文章详细

离婚后住在一起 前夫的钱任意“拿”构成盗窃不?登记离婚协议之财产分割条款可否撤销

发布时间:2020年12月18日 南京涉外婚姻律师  Tags: 离婚后住在一起 前夫的钱任意“拿”构成盗窃不,登记离婚协议之财产分割条款可否撤销

  韦红露律师南京涉外婚姻律师,现执业于,具有深厚的法学理论功底及司法操作经验。诚实信用,勤勉敬业,以“实现当事人利益最大化”为服务宗旨。办案认真负责,精益求精,业务功底扎实,语言表达流畅、思维敏捷,具有良好的沟通协调和谈判辩护能力。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不畏艰险、奋力拼争,愿尽自己的所能,为当事人提供最好的法律服务。不敢承诺案件的最终结果,但敢承诺办案尽心竭力!

离婚后住在一起 前夫的钱任意“拿”构成盗窃不?

  导读:一对已经离婚的夫妻再次住到了一起,在前夫生病住院期间,前妻趁其不备拿到了保险箱钥匙、身份证,分多次窃取40余万元,还擅自将前夫的房产抵押套现20万元。为避免被发现,还伪造了存单、房产证等证件...



  王芸芳和周某原本的感情经历比较坎坷。1999年初,35岁的王芸芳经人介绍认识了37岁的周某,两人重新组成家庭。婚后,王芸芳在外赌博经常夜不归宿,不仅把自己赚的钱输光了,连周某给的家用钱也差不多都输光。在结婚十年后,忍无可忍的周某坚决要求离婚,最终两人达成了离婚协议,协议还依法分割了财产。因共同居住的房子是周某的婚前财产,王芸芳无权分割,于是就搬出了周家,和自己的儿子共同居住。


  2011年初,因儿子结婚,王芸芳就和周某商量想搬回去住,并再三保证自己不再赌博,希望周某同意复婚。此时,周某因癌症住院,需要人照顾,考虑再三后同意了王芸芳搬回来住,但对于复婚,周某说要看王芸芳的表现再决定。


  2012年12月底,还欠几十万元赌债的王芸芳想到了从周某那里偷偷拿钱用。她知道家里的保险箱密码和周某的银行卡密码没有变,于是趁周某去医院治疗之际,在家中偷出银行存单和身份证,在附近的银行取了6万元。为了防止周某知道这件事,她花100元钱买了一张伪造的存单放回原处。


  2013年1月左右,赌博债主找到王芸芳逼其还债,可她根本拿不出这么多钱,逼急了的王芸芳再次想到了从前夫那里拿钱。她偷偷拿出房产证到银行抵押了20万元,之后又伪造了一本假的房产证放回家中保险箱。之后,王芸芳私自分多次取出了存单及银行卡里的36万元,并伪造了存单放回保险柜里。


  2014年1月28日,周某发现卡里钱少了,银行存单、房产证等都是假的,立即报警。


  王芸芳到案后,对自己的行为供认不讳,但辩解是夫妻共同财产,不构成盗窃。




  在司法实践中,夫妻离婚后还共同居住在一起,之后又产生财产纠纷的案例比较常见。在这种情况下,被告人往往会以;事实婚姻;;夫妻共同财产;作为抗辩理由,逃避应该承担的刑事或者民事。就本案来说,从事实上看,王芸芳和周某在离婚时对财产进行了明确分割,王芸芳私自盗取周某的银行存单等取现,显然是侵犯了周某的财产权。从法律依据看,王芸芳和周某的离婚证和离婚协议具有法律效力,虽然两人共同居住,但没有共同的经济生活,不能认定为夫妻关系,因此不属于家庭成员关系,不适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盗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的规定。但是,基于在周某患病期间,王芸芳对其照顾护理,对王芸芳可以酌情予以从轻处罚。


  以上人物全是化名


  稿件来源: 检察日报 屠春技 关兰







登记离婚协议之财产分割条款可否撤销

离婚协议中约定原属于一方的财产转归对方所有,或当事人放弃或部分放弃共有财产中属于自己的份额,与赠与有相似之处,但不是赠与,不应适用《合同法》对赠与的规定。



  张某与王某系夫妻,2004 年1月28日,双方登记离婚。离婚协议中,双方约定王某婚前购买的某小区房屋一套归张某所有。离婚后王某即搬出该房,离婚协议中其他事项均履行完毕。后因王某拒绝将上述房屋产权过户给张某,张某遂于2013年7月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被告王某履行离婚协议,将约定房屋过户给原告。被告王某辩称该房屋系其婚前个人财产,自己目前经济困难,无其他房屋可住,要求撤销将该房屋赠与原告的意思表示。


  此类案件在司法实务中存在较大争议。当事人一方撤销财产分割协议的理由是:约定一方所有或双方共有财产归另一方所有,在性质上属民法的赠与行为。《合同法》第186条规定:;赠与人在赠与财产的权利转移之前可以撤销赠与。;即标的物未交付前,赠与方享有任意撤销权。据此,房屋过户前,当事人一方可撤销财产分割协议。


  笔者认为,离婚协议中约定原属于一方的财产转归对方所有,或当事人放弃或部分放弃共有财产中属于自己的份额,与赠与有相似之处,但不是赠与,不应适用《合同法》对赠与的规定。


  首先,在离婚协议中,约定一方所有的财产归对方所有或放弃共有财产权,并不一定是无偿行为。离婚时的财产约定,除了对夫妻共有财产的分割外,还可能涉及夫妻债务的清偿、离婚经济帮助、经济补偿以及损害赔偿等内容。在现实生活中,离婚协议由当事人双方通过协商自主拟定,对涉及财产的事项多采取;一揽子;解决方案,并不区分财产分割与经济帮助、经济补偿、损害赔偿等内容。将夫妻一方所有的财产或夫妻共有财产约定给对方,有可能出于经济帮助、补偿等原因,但在协议中仅写明某项财产归属某人,对其中的缘由并不说明,此类情形并不属于无偿行为。此外,将一方所有的财产约定给另一方,作为对另一方独自抚养子女的补偿等,同样也不能视为无偿行为。


  其次,作为附随身份的法律行为,离婚时的财产分割、子女抚养等内容与离婚这一形成的身份行为密切相关。有观点认为,;婚姻关系中的身份问题和财产问题可以一起处理,也可以分开处理,不能把财产问题看作是对离婚的必要限制或制约条件。如果双方对于财产分割不能达成一致,而感情确已破裂,双方还是可以通过诉讼来离婚的。离婚协议中的身份关系应适用婚姻法来调整,离婚协议中的财产关系则可相应适用合同法来调整;。这种观点看似有一定道理,但并不准确。对登记离婚的条件,《婚姻法》规定;须双方自愿离婚并且对子女抚养和财产分割等问题达成一致意见;。任何一个条件不符合,即不能采取登记离婚的方式。如当事人已经选择登记离婚方式,离婚后又对财产分割部分反悔,则实质上是否定了原来的离婚协议。一般情况下,当事人是否同意离婚、在什么条件下同意离婚都是多方考量的结果,一方将自己所有的财产约定给对方所有或放弃原本可以分割的某项共有财产,以达到离婚的目的或达到尽快离婚的目的,是当事人的真实意愿,并不违反法律,理应产生拘束力。如将离婚与财产分割协议分开处理,在解除身份关系后,允许当事人依据赠与合同撤销财产部分的约定,则必然导致对另一方当事人的不公。


  最后,即使离婚协议中明确财产约定为一方对另一方的赠与,也应将该赠与行为视为一种特殊的赠与,即为履行道德义务的赠与。此类赠与行为即使没有交付,赠与人也不享有任意撤销权。前述案例中,法院即是以此为理由驳回被告上诉的,其阐明的理由是:;离婚财产协议所涉及的财产分割、子女抚育条款等均系出于解除双方身份关系的动机,因此,被告基于离婚事由将自己婚前的个人财产处分给原告的行为,可认定是一种目的赠与行为,这种发生在特定身份关系当事人之间的、有目的的赠与,并不违反法律的规定,具有一定的道德义务性质,也属一项诺成性的约定,在双方婚姻关系事实上因离婚协议得以解除、且离婚协议的其他内容均已履行的情况下,应视被告赠与财产的目的已经实现,故其赠与依法不能随意撤销。;


  离婚财产分割协议确实有不同于一般民事合同的地方。由于离婚双方毕竟有过夫妻名分,共同生活过一段时间,可能还育有子女,在订立共同财产分割协议时,除了纯粹的利益考虑外,常常会难以避免地包含一些感情因素。所以,人民法院在确认协议可撤销或变更时,不能轻易将协议中一方放弃主要或大部分财产的约定认定为‘显失公平’或‘重大误解’而予以撤销或变更。;夫妻对共有财产享有平等的权利,当事人通过离婚协议放弃了全部或大部分财产,审判实践中并不允许当事人事后以;显失公平;或;重大误解;为由予以变更或撤销,这种做法充分考虑了离婚协议的特殊性。


  综上所述,离婚协议应当适用民事法律行为的基本准则,但这并不能得出离婚协议中的财产部分当然可以适用《合同法》,更不能将离婚财产分割协议直接比照某类合同处理。